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都市之天神归来 > 第四十五章 见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青。”他好像从来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惜字如金。

  “兄弟你这功夫跟谁学的,好生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刚才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被蜷缩在角落的刘云尽收眼底。

  “不能。”叶青一语回绝。

  “兄弟你这就有点..”刘云一脸尴尬。

  “咋回事儿咋回事儿?发生了什么?咋还打起来了?”终于,在这漫长的两分钟之后,大排档的老板周勇才从二楼现身,快速来到了大厅之中。

  “豹哥和人闹了点矛盾,然后就..”那个油头粉面的服务生战战兢兢的说道,双腿还不停打着哆嗦。

  “这家伙..怎么脾气还是这么大呢,说多少遍了就是不改!”看起来周勇还是挺了解他的“你们都他吗眼瞎啊?就不能拦着点儿?”

  “这..根本拦不住啊..您是没看到刚才那场面,我们没拔腿往外跑就已经不错了..”这服务生说的确实没毛病,刚才叶青抬脚的那一瞬间所激发出的雄浑的内力让这大厅之中的其他人险些命丧于此。

  “行了行了!大伙儿都散了吧!今日因为小店发生了一点意外导致在座的各位受到了些许惊吓,吃喝都没能尽兴,所以周某特地诚恳的在此向大家陪个不是!对不住了大伙儿!等改日有机会周某一定加倍补上!“看得出来这周勇还挺会事儿的。

  周勇一番话说完之后,那些正瑟瑟发抖的顾客立马起身飞速夺门而出。

  “豹子?你没事儿吧?”周勇快步来到此刻正躺在那饭桌之上捂着肚子哀嚎不已的豹哥身旁“你们几个还不过来扶一把?”

  两个服务生迅速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豹哥给抬了下去,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他吗的!今天真是遇到鬼了!”豹哥揉了揉自己的脖颈,一脸丧气。

  “嗯?怎么是他?”刘云定睛一看,没想到眼前这个豹哥就是上次在那皇朝俱乐部耍阴招捅了自己一刀的那个豹子。

  他奶奶的!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你..你还活着?”豹哥抬眼一看,没想到刚好与那正盯着自己的刘云四目相对,顿时大吃一惊。 

  按理来说,这小子应该早就去见阎王了,虽说自己之前那一刀并没有捅在其要害,但是弟兄们可是亲手将他抛在了迷音楼下,进了这种阴邪之地的人怎可能还有几率活下来?

  “托你的福啊豹哥,当初要不是你手下留情我现在早就成了四处飘荡的孤魂野鬼了!“刘云一脸嘲讽。

  “不是,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手下留情?什么鬼啊怪啊的?难道你俩认识?”听了刘云和豹哥的这番对话,周勇一头雾水。

  “没有没有!我俩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刘云连忙解释道。

  “不是,这位小兄弟你到底是谁啊?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你怎么还不走?还有旁边那位老大娘,那个姑娘,你们都待在这干嘛?等着看热闹啊?”

  “她们是我的家人。”刘云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那你特么又是谁啊?”感觉周勇都要炸毛了一样。

  “我是他的朋友。”说着刘云指了指那边的叶青。

  “他?”周勇顺着刘云所指的方向看去。

  “对!就是他!”刘云斩钉截铁。

  “大勇!就是那小子..把我弄成了这样..哎哟..”豹哥一看见那叶青,瞬间就浑身疼痛起来。

  “小伙子,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吧?”虽说周勇深知这豹哥确实有点不成气候,不过作为自己的朋友在自己的店里受到了伤害,那就相当于打了自己的脸,自己绝不能坐视不管。

  “那又怎样。”叶青无所畏惧。

  “你看你把他打成这个鸟样,作为兄弟的我确实很心疼,不过能聚在一起也是缘分,咱就不提那什么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了,你就给他真诚的道个歉,咱们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你看怎么样?”周勇见那豹哥已是如此的凄惨,而眼前这位少年却安然无恙,想必定是那深藏不露,身怀绝技的高人,所以并不打算从正面直接与其产生矛盾发生冲突。

  “不行。”叶青毫不犹豫。

  “那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咯?”周勇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喂喂喂喂!大家听我一句,因为这么点小事伤了和气属实不值得!其实刚才那事儿皆因我而起,是我不小心碰倒了豹哥的酒杯,这才导致他发脾气的,而我这朋友也是个性情中人,见我受了气就上来理论,然后一不小心就动起手来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给大家赔罪了!说着刘云弯下腰向豹哥和周勇深深鞠了一躬。

  这刘云编起瞎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真是这样?”周勇满脸怀疑的看向了豹哥。

  “嗯..对!”豹哥深知以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和面前那位少年相抗衡,就算再加上周勇和这里所有的服务生也不行,何况旁边还有个刘云,所以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店里的和平,只好配合刘云逢场作戏起来“行,看在你这么诚恳的态度上,我就原谅你了!”毕竟当日的暗箭伤人给豹哥多少带来了一丝惭愧,让他有些过意不去。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冷不丁的从背后给刘云来了一刀子,那当时倒下的可就是自己了。

  “多谢豹哥!多谢豹哥!”刘云点头哈腰,一脸恭维“等哪一天大家都有空的时候我请你们喝酒!”

  话说那陈细接到了保卫科突如其来的报告,说是赵建南回来了,且疯疯癫癫,语无伦次。于是他立即带着小弟匆忙的赶到保卫科,想看看那赵建南究竟在搞什么鬼。

  毕竟赵建南的品行在这些人眼里是有目共睹,陈细更是一清二楚,只不过平日里看透不说透罢了,本身他对王双宇把这个不上道的家伙甩给自己就有些微微不悦,而等他到来之后一看到他那丑恶的嘴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所以平日里尽是让他干些扫地擦桌子搬运货物之类的体力活,重要事情从不让他参与,就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刚好这次因为无双组有特殊任务,手底下其他的小弟都被传唤走了,人手不足,而自己临时需要修改几个计划方案,所以这才无奈找上了赵建南,就因为他是这剩余的几个小弟里唯一会开车的一个。

  陈细想着经过之前那次教训,这赵建南怎么也该收敛了点,应该不会再像原先一样,所以便试探性的说服自己给他一个重新上道的机会,而且为了防止他再次突然动摇,这才又派了另一个小弟林权与他一同前往,说是给他打下手,其实就是为了监视他,控制他的行为。

  没想到还真不出自己所料,这小瘪犊子果然是一出去就没好事儿,指定又是色欲熏心上了头,到了那绿烟巷逍遥快活到现在才磨磨蹭蹭的赶了回来。

  陈细越想越气的来到了森林雅苑南栋7号保卫科的大门口,还没进门就听见那赵建南疯言疯语,满地打滚,就跟着了魔一样。

  “他吗的给老子醒醒!”陈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巴掌甩在了赵建南的脸上,本以为会让他原形毕露,正常起来,却没想到这一巴掌下去之后,赵建南突然白眼外翻,口吐白沫,紧接着“轰”的一声直直倒在了地上。

  “老大!他..”一旁的小弟们顿时呆若木鸡,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卧槽!你还想给老子装死?!”陈细骂骂咧咧的俯下身去欲将赵建南一把拉起来“赶紧给老子起来!”

  “卧槽!”只见那陈细伸出手去才刚抓住赵建南的领口就一声惊吓的立即将手缩了回来。

  “怎么了老大??”一旁的小弟也是吓了一大跳。

  “凉了?”陈细一脸惊恐,此刻那赵建南的身上冰冷刺骨,没有一丝温度。

  “不是吧..”众小弟面面相觑,完全不敢相信。

  “吴医生在这里吗?”很显然,陈细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在!刚才还看见他拎了袋东西往医务室去了!“一个小弟赶忙答道。

  “行,你们赶紧把他抬过去!”

  两分钟后。

  “吴医生,赶紧帮忙检查一下,看看我这兄弟到底是怎么了!”一伙儿人抬着赵建南慌慌张张的赶到了医务室,只见那吴医生正伏案写着什么东西。

  “嗯?这不是赵建南吗?他昨天还在这帮我洗了些毛巾枕套,怎么今天就这样了?”那吴医生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们也不清楚..自打他上午出去做完任务回来后,刚到家没说几句话就这样了..”陈细有意隐瞒。

  “还有气儿啊!”吴医生伸出指尖在赵建南的人中处探了探。

  “那行,我先来听听他的心率。”说着吴医生从抽屉拿出了听诊器。

  “怎么这么冰凉!”吴医生才刚用手触碰到了那赵建南的胸腔,紧接着就做出了和陈细一模一样的反应。

  “就是啊..您说他这..”陈细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别慌。”吴医生将听诊器轻轻贴了上去,细细聆听起来。

  “奇怪..心率很正常啊..没有任何异样..别的部位也没有丝毫杂音..”吴医生一脸疑惑。

  “现在只能给他来个全面的检查了,需要点时间,建议你们先出去玩一会儿,好了我会叫你们的。”吴医生隐隐察觉到这赵建南的身上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全面检查?需要做哪些啊..”陈细焦虑不安。

  “抽血,B超,心电图..”别看这医务室的面积就那么大点儿,人家作为无双组的特供专属医疗机构,那可是百分百的设备齐全,功能完善。

  一小时之后。

  “好了,都检查完了,你们还在吗?”吴医生冲着门外喊道。

  “在的在的,怎么样啊吴医生?结果如何?”听见吴医生的呼唤,陈细迅速从一旁的草坪上窜了过来。

  “哎,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就是肾脏上有点小毛病,但完全不足以让他昏迷。”吴医生如实说道。

  “马勒个逼的!这到底怎么回事?”陈细破口大骂起来。

  “陈先生,要不您带他去市里再检查检查?毕竟市里规模大,技术更先进。”吴医生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行吧。”陈细只好佯装答应“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能声张出去,不然让我家老大和那赵老爷子知道了后,保准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明白!”小弟们异口同声。

  虽说自己对赵建南满满的偏见,但那也只是私人恩怨,私下里解决就好,如果把王野和赵伦也牵扯进来,那自己可真就是彻底玩完了。

  “不是,这货虽然回来了,那林权呢?他俩不是一块儿去的吗?”说到这,陈细突然想起和他同去的小弟林权,刚才由于事态紧急,形势紧迫,导致他把林权给直接忽略掉了。

  “细哥..我在这..”说曹操曹操到,只见那林权突然间从前方不远处的一颗树下现出身来,跌跌撞撞的往这边赶了过来,看上去虚弱不已,浑身无力。

  “卧槽!你这又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今天都见鬼了?”这赵建南昏迷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原因,没想到那林权也是如出一辙,连走个路都不能安稳“你们赶紧上去扶一把啊!都愣在那干什么?!”

  莫非..这俩人今天还真是见鬼了?此刻那刘云又在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