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txt阅读 > 第329章 谁剽窃的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羽话音一落,在坐的一众中医大家齐齐转头望向了他,颇有些惊诧,眼神中似乎都带有一丝自不量力的意味。

  那个崔金国年轻,这个林羽比他更年轻,所以他们觉得跟崔金国比,林羽可能压根就不是对手。

  “小伙子,你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本来对付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确实不用药王亲自出马,但是这次事件归根结底是韩医学与中医学之间的比拼,所以我们不能有任何的大意,必须全力以赴!”纪均耐着性子,语重心长的说道,“而我们这里面最能代表中医学的就是王老了,所以由他出马,倒也合情合理。”

  “纪老说的极是,小伙子,这俩人可是朴尚俞的徒弟,医术不低,你不是对手的。”

  “是啊,年轻人想出头是好事,但是千万要认清自己的实力。”

  “要是你出马,丢了我们中医的脸面,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其他几个中医大家也跟着附和了几句,虽然他们并没有嘲讽林羽的意思,但是话语听起来却不怎么好听。

  “大家不要这么说,这位小友也是好意。”药王王绍琴倒是站出来主动替林羽说了句好话,冲他温和的笑了笑。

  “药王?!”

  崔金国听到“药王”两个字不由嗤笑了一声,上下打量王绍琴一眼,冷声道:“我刚才可是说过,要跟你比的是针灸,你一个抓药的,能比的过我吗?”

  “呵呵,我老头子针灸水平虽然不算多高,但是倒也马马虎虎!”药王语气间颇有些傲气,开玩笑,他三岁学医,八岁持针治病,经过数十年的磨炼,针灸技艺不敢说登峰造极,倒也是炉火纯青,他自信对付这么个年轻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体育馆的一众学生见是药王出来跟这个韩国人比,也是无比的激动,大声叫嚷着替药王加油。

  王绍琴自信的冲大家招招手,示意大家安静,等众人安静下来,他转头冲崔金国问道:“你想怎么个比法?是想现场找人进行诊断,然后以针灸医治,还是想找个志愿者展示一些你们韩医学的特殊奇门针法……”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跟你比个最简单的就行!”

  崔金国摇摇头打断了他,随后看了眼身后的金宇炫,金宇炫立马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递给崔金国。

  “你们要做什么?!”

  海敬义和众人见他们拿出了刀子,面色立马一变,瞬间紧张了起来。

  “别紧张!”

  崔金国笑了一声,接着把弹簧刀递给药王,说道:“你检查检查这把刀子没问题吧,看看上面有没有涂什么药。”

  “你要做什么?”

  药王有些诧异的问了他一句,说着还是接过刀子检查了一番,轻轻放到鼻尖处嗅了嗅,点头道:“没有什么药物,就是把普通的弹簧刀!”

  崔金国点点头,接着说道:“那你们现场有银针吗?”

  “有,我这里有!”

  有位中医大家也习惯随身携带针袋,急忙把自己的针袋拿了出来。

  “好。”

  崔金国将弹簧刀要回来地还给金宇炫,冲他点头示意,金宇炫接过刀后没有丝毫的迟疑,立马将刀打开,随后迅速在自己手掌中割了一刀,鲜血瞬间将银色的刀刃染红,滴滴红色的鲜血从他手掌中低落下来。

  整个体育馆顿时一片惊呼,颇感意外,主席台上的一众中医大家也是面色一惊,不知道这两个韩国人耍的什么把戏。

  “来,这位药王大师,接下来请你用针灸为我们的人止血吧!”

  崔金国眯起细长的眼睛,笑着冲王绍琴说道。

  他话音一落,在场的几位中医大家神情不由再次一变。

  针灸止血?!

  这怎么可能呢!

  体育馆的一众学生顿时也是躁动了起来,不满的情绪瞬间溢满了偌大的体育场。

  “这俩韩国人傻逼吧?针灸怎么可能止血!”

  “就是,这分明是拿不可能的事故意难为我们呢!”

  “妈的,这些棒子真坏!”

  “那还比个屁,直接把他们撵出去就行了!”

  林羽颇有些惊讶的扫了这个崔金国一眼,看来他们来之前是早有预谋啊,甚至有高人给他们指点过,竟然牵扯到了“针灸止血”这一在中医上已然失传的绝技。

  犹记得当初安妮第一次来华夏的时候,在他的课堂上,也是用中医止外伤性失血手段匮乏这一点难为的他,但是当时林羽亲自用针灸给她示范了如何止血,没成想今天崔金国也利用这一点来为难华夏中医。

  林羽不由有些担心的望了药王一眼,毕竟这种针法技艺已经失传很久,他不认为药王能够掌握。

  果不其然,王绍琴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似乎也以为崔金国是在故意难为他,淡然一笑道:“崔先生,我们中医的针灸可以医治多重病症,但是唯独不能医治出血,在止血方面,我们向来喜欢用效果更好、见效更快的药粉……”

  “你是说你医治不了喽?”

  崔金国没等他说完人,忍不住冷笑道:“我们比的是针,又不是药粉,你跟我扯药粉做什么!果然,针灸确实是你们从我们大韩帝国剽窃过去的!”

  “崔先生,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你让我做根本不可能的事,根本是在耍赖!”王绍琴冷声说道。

  “就是,你这简直是在要求鱼在陆地上生活!根本就不可能!”

  “你到底了不了解针灸,针灸是用来疏通经络、调和阴阳、扶正祛邪的,不是用来治外伤的!”

  “连针灸是做什么的都不了解,还敢来丢人现眼!”

  主席台上的其他几个中医大家也不由气愤不已,对他冷言相对。

  “不是针灸做不到,而是你们华夏的中医太无能!”

  崔金国面对众人的嘲讽不仅不生气,反而面色坦然的冷冷嘲讽了一句,“准确的说是你们抄袭没有抄完全,既然你们说不可能,那我师父怎么能够做到?!他老人家还专门教授过我这种针灸止血的技法!”

  林羽闻言猛然一怔,眼中精芒爆射,瞬间明白了这两个人一开始为什么会露出那种鱼儿上钩的表情了,感情这一切他们一开始早就设计好了!

  很显然,这俩人掌握了针灸止血的技法。

  林羽心头一急,急忙起身说道:“我……”

  “是吗?!那你倒是展示给我们看看啊!”

  未等林羽说完,他身旁的一个中医大家立马嗤笑了一声,显然是以为崔金国在吹牛。

  “就是,那你就现场表演吧,让我们输个心服口服!”药王也沉着脸冷声道。

  “好啊,那我就让你们华夏的中医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针灸!”崔金国正等他这话呢,立马应了下来,嘴角立马勾起一个得意的微笑。

  林羽心中一沉,无奈的摇头苦笑,缓缓坐了回去。

  如果他在崔金国答应之前帮这个金宇炫止住血,那便让中医占了上风,但是现在人家都答应了下来,自己再出来表示自己也能做到,意义已然不大。

  “给我睁大你们的眼睛看好了!”

  崔金国冷哼一声,接着径直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针袋,选出两银针,走到金宇炫跟旁,在胳膊一左一右的穴位上扎了两针,轻轻地用手提捻了一番。

  林羽见他手法利落稳健,选穴精准,不由微微一惊,以他这个年纪能有这种过人的针法,确实有两下子。

  “好了!”

  崔金国手一松,任由银针留在了金宇炫的手腕上,颇有些傲然的说道。

  金宇炫面带笑意的一松手,走到药王等人跟前展示了一番,只见他掌中深长的血口依然触目惊心,但是血却不流了。

  在坐的一众中医大家不由满脸惊诧,纷纷起身伸直了脖子观察着金宇炫手上的伤口,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体育管里的一众学生也是陡然间鸦雀无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一幕。

  “怎么样?没问题吧!”

  崔进国昂着头得意道。

  药王在金宇炫的伤口处仔细观察了观察,发现确实没有用药的痕迹,不由心中猛地一颤,面色泛白,嘴唇微微颤抖,猛地往后仰去,噗通一声连同身后的椅子带到了地上。

  “王老!”

  海敬义等人陡然一惊,急忙跑过去扶他。

  好在王绍琴情况并不严重,被众人搀扶起来后神志还算清醒,不过胸口却急促的一起一伏,面色胀红,颤声道:“愧对祖宗,愧对祖宗啊!”

  “哈哈哈……你不愧对祖宗,你们祖宗的针灸医术,也不过是从我们大韩医学家剽窃过去的而已!”

  崔金国和金宇炫顿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一众中医大家脸上无比尴尬,实在是想不通,针灸怎么可能会用来止血呢?他们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呢。

  体育管里的一帮中医学子看着嚣张的崔金国和金宇炫也是愤怒不已,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们,只能涨红着脸生闷气。

  甚至有些人已经隐隐开始怀疑,莫非我们华夏的针灸,真的是剽窃的韩国?

  林羽见药王晕倒,心中也是一紧,现在看他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随后瞥了眼崔金国和金宇炫,细细一想,心中有了主意,冷笑道:“你们这种小国家的人果然是没见过世面,不过是展示了一些雕虫小技,竟然就如此狂傲!”

  “雕虫小技?!好大的口气!”

  崔金国面色一变,冷声道:“雕虫小技你们华夏的中医为什么不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