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当我成为世界首富 > 104、第 10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肃跟叶纯调整好钓竿,扭头往后一看, 就见那俩年轻人搂着跟麻花似的, 分都分不开。

  关肃看得眉毛一挑,重重的咳了一声, 叶纯则招呼说:“姝姝, 你不是说要来钓鱼吗?过来试试手气吧。”

  姚蜜回过神来, 满脸通红的松开男朋友,说:“就来就来。”

  叶纯站起来把凳子让给她, 看丈夫跟袁先生到船长室去了, 这才不咸不淡的斜了女儿一眼, 说:“就这么难舍难分?”

  姚蜜:“……”

  姚蜜不好意思的说:“氛围太好了点,情不自禁嘛, 妈妈你别笑话我啊, 我才不信你年轻的时候跟爸爸没这样过呢。”

  “我们年轻的时候,还真没你们俩那么黏黏糊糊。”

  叶纯戴上塑料手套, 从储存箱里边取出来一只腌制好的整鸡, 慢条斯理的穿进了钓钩上:“搞得就跟梁山伯与祝英台生离死别似的,谁不叫你们在一起了?”

  姚蜜嘿嘿的笑了两声,摇了摇她手臂, 转移话题说:“妈妈, 你准备的鱼饵是不是太大了点?到时候得钓上来多大的一条鱼啊!”

  叶纯深感女大不中留,摇摇头,说:“起码得有个百十斤吧,你要是觉得鱼钩动了, 就赶快叫人,真钓上来了你一个人未必能拽得动。”

  “还有这个,”她递过去一副手套:“钓线太锋利了,仔细割到手,把手套戴上。”

  姚蜜应了一声,接过来特别乖巧的往手上戴,叶纯看她这模样,反倒也不忍心再讲她什么了。

  说到底,女儿跟男朋友感情好也是好事。

  要是袁先生是在她回到关家之后才跟她在一起的,那说不定是有意谋夺关家的财产,可人家俩人早早的就好上了,袁先生也格外舍得在女儿身上花钱,前前后后砸了几百个亿过去,任谁都没法否定那是真爱啊。

  她有些欣慰,又有些叹息,帮姚蜜整理了一下遮阳帽,小声提醒说:“爸爸妈妈不反对你们俩在一起,也不是老古董,但奉子成婚什么的可不好听,你心里得有个分寸。女孩子吃药对身体不好,你叫他做措施……”

  姚蜜呆了几瞬才反应过来,刚刚才凉下去一点的脸颊瞬间热了起来:“妈妈,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呀!”

  叶纯看她这模样,心下微觉诧异,见左右没人,就靠近一点,低声问:“你们谈恋爱之后,还没有在一起过?”

  姚蜜没说话,只是红着脸摇了摇头。

  叶纯吃了一惊:“真没有?”

  姚蜜不自在的扶了扶帽子,小声说:“真的没有啊。”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也没有必须婚前守贞的说法,袁先生这么做,要不就是性格保守,想等到婚后再顺理成章的同房,要不就是爱惜女儿,不急于一时之乐。

  叶纯着实是给惊了一下,回过神来,又笑道:“那他倒真是对你挺好的。”

  姚蜜窘的不行,抬头望天,说:“我们为什么要在这儿说这些啊,钓鱼不好玩吗。”

  “好啦好啦,妈妈不说了,”叶纯把钓竿递过去,含笑道:“钓吧钓吧。”

  海风咸湿,吹在脸上有种海洋特有的清爽,蔚蓝的海面上不时有海鸥飞过,远远望去,但见海天一色。

  姚蜜端着钓竿在那儿坐了几分钟,就见鱼鳔忽然间在海面上挣扎几下,忽然间沉下去了,试探着把手往上一抬,重重的往下坠。

  “有鱼咬钩了!”

  叶纯手持钓竿坐在旁边,周围几个船员迅速近前帮忙,一只手从她手里接过钓竿,一边收线,一边稳握钓竿。

  温度适宜,原上身只穿了件白色衬衫,衣袖卷起,小臂线条流畅而有力,明俊而又爽朗。

  姚蜜看着那根紧绷的钓线,心也跟着提上去了,忐忑而又希冀的说:“是条大鱼没错吧?肯定特别大!”

  原脸上带笑,却没说话,周围几个船员则纷纷笑道:“看这样子就知道是大鱼,起码有三百斤。”

  “能吞掉一只整鸡的,肯定不会小啦!”

  钓线慢慢收短,猎物浮出水面,黑色的背脊、雪白的肚腹,有船员惊呼说:“是条金枪鱼啊!”

  “看起来将近有四百斤重!”

  姚蜜也吃过金枪鱼,不过那时候金枪鱼都搬上桌变成生鱼片了,这时候看那条鱼剧烈挣扎、不时的掀起一阵水花,忍不住问:“是做生鱼片的那种金枪鱼吗?”

  “对啊,就是那种,关小姐,你运气真好,这么短的时间就钓上来这么大一条!”

  几个人齐心合力把这条巨大的金枪鱼弄进了船舱,而它尤且在不甘心的扭动挣扎,身上残留的海水溅了周围人一身。

  这是姚蜜有生以来第一次钓鱼,而且还是只这么大的,她激动的不行,悄咪咪的过去摸了把,又兴冲冲的拍照发博。

  今晚的麻辣小龙虾好好吃V:四百斤重的金枪鱼,我自己钓上来的哦!

  叶纯看见了,忍俊不禁道:“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有点事就往外炫耀呢。”

  “我开心嘛,”姚蜜说:“头一次钓鱼就成果斐然,还不许我炫耀一下吗。”

  “行行行,我们姝姝最厉害了。”叶纯夸赞她一句,又说:“过两天咱们吃生鱼片,图的就是这股子新鲜劲儿。”

  “过两天?”姚蜜好奇道:“不是直接吃最新鲜吗?”

  那边船员迅速对金枪鱼进行处理,叶纯则含笑跟她解释:“不是的,要先排酸才行,好在岛上有专业干这个的,用不着咱们操心。”

  这附近有洋流交汇,鱼类众多,几个人在这儿钓了两个小时的鱼,就满载而归。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运气格外好,”回去的时候叶纯说:“虽然这地方鱼多,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顺利,桶都给装满了。”

  姚蜜心知这是为什么,欣然看男朋友一眼,又把功劳归到了自己身上:“我到这儿来了嘛,也带来了好运气!”

  众人听得失笑,气氛融洽异常,回到岛上之后就收拾东西准备来一场海鲜烧烤。

  都是自家人,关肃没叫员工参与,自己跟原出去点火、支烧烤架,叶纯则跟姚蜜一起处理今天刚钓上来的食材,贝类、海鱼、海虾、螃蟹,不一而足,姚蜜还专门从冰箱里边摸出来几瓶啤酒。

  黄色的火苗升起,姚蜜找了几个刷干净的大号海螺,倒入汤汁调料之后,从水桶里抓一只鲜活的小八爪鱼放进去,完事之后还不忘撒进去一点辣椒和香菜末儿。

  海虾原本是带着一点暗红的浅灰色,放在火上炙烤之后,逐渐转变为灿烂的金红色,叶纯用刷子一层一层的往上边涂抹调料,油脂滴在炭上,滋滋发出一阵诱人的声响。

  岛上有专门的植物园和果园,里边种的长的都是平常见不到的东西,闲来无事去摘几个果子,坐在花园里边荡一下秋千,无一不是极致享受。

  原还包揽了一个任务——教女朋友游泳。

  关肃对这事没报什么希望,叶纯也是,只是看两个小年轻感情要好,也没过去泼冷水。

  只是出乎他们俩预料的是,姚蜜还真是给学会了,虽然只是会几下狗刨,撑死了也就是掉水里淹不死,但短短几天之内,这进步已经足够大了。

  这天关肃夫妻俩来了兴致,一起到网球场去打球,姚蜜则坐在阳台的遮阳伞下吹海风,原端着个冰激凌过去陪着她坐了会儿,忽然间问:“小甜甜,你想不想到海底去玩一圈?”

  “潜水吗?”姚蜜吃着冰激凌,摇头说:“想是想,但是我这不是没那个本事吗,刚刚学会狗刨的人,哪里敢下海去放肆。”

  原说:“你就说想不想吧。”

  姚蜜吃完最后一口冰激凌,道:“想。”

  于是原就伸手抱住她,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姚蜜:“……”

  麻蛋,狗男人我要杀了你!!!

  落入海中的瞬间,海水从四面八方飞速涌来,姚蜜就觉得自己脑袋上所有的窟窿都在往里进水,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两手死死的抱着男朋友。

  这时候她就感觉嘴唇好像被人撬开了,原往她嘴巴里送进去一颗圆溜溜的珠子,甜津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当她咽下去之后,周围汹涌而来的海水好像瞬间变得温柔起来,温暖舒适如同母亲的子宫。

  姚蜜在水中睁开了眼睛。

  男朋友仍旧搂着她的腰,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姚蜜下意识的摸一下喉咙:“你给我吃的什么?”

  “咦?!”她惊奇道:“我能在海里说话?!刚刚吃的是什么,避水丹吗?!”

  “就是普通的水果糖啊。”

  原表情特别欠打的说:“人类,你没事少看点小说,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姚蜜:“……”

  你个资深沙雕玛丽苏阅读者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姚蜜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你个狗男人整天就知道惹我生气!!!”

  原笑的差点停不住,亲亲她把人哄好,说:“好啦,不是想到海底去玩吗?我们走吧。”

  周围的海水是透明的,远处隐约能看见巨大游鱼飞掠而过的影子,还有细小成堆的小鱼,蔚蓝色的滤镜之下,美丽不可方物,再往底下看,一眼却望不到底。

  姚蜜有点恐高,还有点深海恐惧,瞅了一眼之后,把男朋友搂得更紧。

  原温柔的拥着她,手掌安抚的拍着她的背:“你就当是在陆地上嘛,没什么好怕的……嗯,我们叫辆车来坐坐吧。”

  这儿还能叫车???

  姚蜜脑袋上冒出来一个问号,忽然间心有所感,扭头一看,就见一只巨大的透明水母正挥动着触手往这边来,脑袋里有什么东西亮亮的发着光,像是一盏明灯。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漂亮的大家伙浑身上下好像都透着不情愿,身上也写满了莫挨老子。

  它的反抗注定没有作用。

  原拉着女朋友的手,直接进入到它的身体里,大概是觉得席地而坐不太好,还搞了两个马扎出来。

  姚蜜:“……”

  心情复杂。

  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只身体里住过人,还住过马扎的水母吧。

  我男人想一出是一出,真是对不起你啊朋友_(:з」∠)_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好想写童话哦,想给蜜蜜安上蝴蝶翅膀,叫她跟男朋友一起去花朵王国玩,我真是太奇怪了_(:з」∠)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