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过气小童星 > 3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祝卉“”

  沉默, 除了沉默,不知道做什么。

  因为祝卉的沉默,易俞倒是察觉出了自己以刚刚那句话作为开场白, 有点膈应人。

  易俞小声逼逼,不对,小声解释。

  “你头发碰到了我的手,痒。”

  祝卉“”

  好像依然只能保持沉默。

  易俞看着祝卉, 因为输液过多, 再加上他一直躺着。

  因此看起来眼皮有些肿, 倒也显得十分可怜兮兮。

  祝卉缓过了最开始那会儿被易俞的话刺激到的震惊, 她说, “我去叫医生。”

  黑夜中, 女孩子的背影显地特别单薄消瘦。

  易俞想,自己这身体怎么能这么容易掉链子啊。

  易俞这次病情虽然危机, 好在发现的早。

  而且祝卉人到的也快, 签字时候特别干净利索, 故此并没有耽误病情。

  易俞做了微创手术, 只在医院躺了五天就说自己要出院。

  他的三个兄弟一听俞哥要出院,立马准备给俞哥收拾行李,打算把他打包回家。

  祝卉拿着从家里拎回来的粥, 轻轻磕在床头柜上。

  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

  三个人动作立马停下来了。

  祝卉看也没看这仨, 给易俞盛了一碗粥, 说道, “后天出院。”

  毕竟是二次胃出血, 还是多观察几天较好。

  早上大夫查床的时候,就跟祝卉说过后天可以出院的事情。

  当然,如果易俞非要今天出院,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观察期还没过完,一旦有什么情况,都得紧急送往医院。

  祝卉懒得冒这风险,把易俞的所有想法都暂时打压。

  特别凶。

  完全不给易俞反弹的机会。

  祝卉接热水的时候,听到易俞的三个兄弟在墙角逼逼。

  “嫂子真的好凶哦,俞哥这下被吃的死死的。”

  “俞哥也有今天啊。”

  祝卉“”总感觉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像幸灾乐祸。

  不过,祝卉自己没多少听墙角的癖好。

  就在她拧好瓶盖,准备直接回病房的时候。

  不小心又多听到一句,“其实,你们没看到被嫂子凶完后,俞哥那个雀跃的小眼神么”

  祝卉“”

  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好在彭凉说,“屁,那是你眼看人低,咱俞哥那会儿应该是想起了开心的事情。”

  “比如”

  彭凉道,“嫂子怀孕了啊。”

  祝卉“”

  她觉得易俞的这帮兄弟,脑子好像都不怎么好使。

  不过,易俞的那种心态她倒是理解。

  小时候没有受过很多关怀,长大了便下意识地想要获取这种感情。

  比如,小时候妈妈给她买礼物的同时,也会给院子里其他人家的小孩子分一点糖果。

  那会儿祝卉就很不开心,嘟着嘴,坐在地上死命耍赖。

  不是因为她想吃那些糖。

  是因为她觉得妈妈把爱分给了其它人,小孩子霸道的占有欲得不到满足,就拼命的想要引起妈妈的注意力。

  祝卉想,自己跟易俞倒是同为天涯沦落人。

  自己以后对他的态度还是好一点吧。

  回去后,祝卉就看到易俞拿着手机,好像在研究什么。

  放在以前,祝卉绝对不会对此多置一词。

  可想到刚刚的结论,易俞是个小时候缺关怀的孩子。

  祝卉就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俞哥。”

  易俞本来背对着祝卉,听到这句话后,吓得他手机一下子掉在地上。

  医院的床就那么点大,手机从床上掉下去都算是小事,偶尔人还能从床上滚下去呢。

  好在手机壳比较坚挺,保护着手机没有被摔坏。

  祝卉上前给易俞捡起手机。

  屏幕还亮着。

  看着上面的火锅店推荐。

  祝卉“”

  祝卉差点就要吼出来,紧要关头她想起了大夫说胃出血跟病人的情绪也有很大关系,焦虑、不安、烦燥、压力过大都有可能引发胃出血。

  祝卉对着窗户长出一口气,尽量和颜悦色地说,“咱都这样了,能不能吃点养生的东西”

  易俞“”

  看样子,跟他说句话的人如果不是祝卉。

  他绝对能当场就逼逼一句不行。

  但看在是祝卉的份上,易俞小可爱委曲求全,含泪点了点头。

  祝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位逼良为娼的恶霸。

  经此一役,祝卉想,多关注一下易俞是十分有必要的。

  省得他一天到晚想着火锅。

  祝卉这个身体的胃也不好,这几天祝卉陪着易俞一起共患难。

  喝起了白粥,吃起了水煮菜。

  好在祝卉还没有那么魔鬼,水煮菜里放了酱油醋和少量的盐,还有少量白砂糖。

  她跟易俞对饭菜都不怎么挑。

  有水煮菜,配着热气腾腾,煮的晶莹剔透的白粥,吃起来也不算很艰难。

  尤其身边还有个人陪着自己吃。

  易俞每次都能吃到碗底锃亮。

  只可惜大夫说易俞同学现在要控制饮食,一次不能投喂太多,不然影响身体。

  所以,每次都是祝卉吃半碗,易俞吃一碗底。

  这么少了,他能不吃得干干净净吗

  可易俞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动。

  搞得最开始很同情他这一个月内只能吃白粥的三兄弟馋的直流口水。

  彭凉说“嫂子煮的白粥真的有那么好、好喝”

  说着说着就吞了一口口水。

  染了白色头发,看起来很非主流的男生说,“快、别说了,我饿了。”

  另一个稍微正常那么一点的男生看着这俩,露出怀疑人生的表情,问道。

  “咱们中午吃的不是麻辣烫吗”

  所以,宁二位是看上这白粥了

  别说,闻着也是真的清香。

  恰好祝卉这会儿回家填志愿,易俞听到他们仨的话。

  很想不承认这仨跟自己的关系。

  然后,彭凉和非主流男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俞哥露出一个妈的智障的眼神。

  三人好不容易逮到了祝卉不在的时间,也顾不上俞哥的嫌弃。

  彭凉问道,“俞哥,嫂子怀孕了的事情,你知道吗”

  易俞本来有被这个消息惊讶到一秒钟。

  但想起这三人的脑回路,他冷静的吐出两个字,“zz。”

  白头发非主流男生说,“我就说嘛,嫂子马上就要开学了,怎么可能这么早生孩子。”

  彭凉还有点固执己见,“我那天,明明看到嫂子上楼时侯好像在呕吐。”

  正常男生名叫左恒,他咬着字,说,“那分明是因为嫂子那天没吃饭,再加上胃估计也不好。没看到嫂子这天陪着俞哥一起吃白粥么”

  左恒这一番推理,可以说的上是有理有据。

  如果祝卉在这里,肯定得夸他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哪知道这回不止是彭凉惊讶。

  就连坐在床上的病号俞哥都有点怀疑人生。

  易俞懵圈了大半天,才恍惚的接受了一个事实。

  祝卉不是因为他,所以才陪他一起吃白粥和水煮菜。

  一起共患难。

  而是因为胃不好。

  多么实在而又令人不得不信的原因啊。

  易俞感觉自己这些天来的小欢喜都被左恒给毁了。

  他眼皮一挑,因为微微水肿,没了之前那股高贵冷艳的感觉。

  反而有些减龄,看起来像个少年一般。

  易俞相貌现在没有攻击性,但嘴巴上气势不能输。

  “左恒,你的代码写完了吗”

  左分析帝恒“没。”

  “回去写代码。”

  “是,俞哥。”

  易俞瞪着眼睛看左恒一步三回头的滚回去公司加班,完全不给他找借口留下来的机会。

  易俞想,也不多让自己再感动几天。

  他是真的以为祝卉为了照顾他的情绪,特意陪他一起吃的白粥。

  现在被左恒捅破这么一层窗户纸,易俞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

  可还不等易俞失望多久,祝卉就填完志愿回来了。

  最近易俞情况好转,其它人也一起回公司忙活。

  易俞身边只剩下祝卉一个人。

  易俞问,“你的高考志愿填好了”

  祝卉点头,“就填了一个志愿,清华老师教的,显得我特别狂。”

  易俞显然对此很了解,“什么专业”

  他想,祝卉成绩这么高,全省状元。

  肯定填的是清华最为王牌的建筑系,还不用选择服从调剂的那种。

  毕竟那可是活生生的735分。

  易俞高考那几年,理科状元成绩还没有现在这么高。

  他记得自己也就考了717,当时他填志愿也是一个专业,不服从调剂。

  完美的发挥了自己身为高考状元的资本。

  不过,易俞倒是没学建筑系,他对于画画、素描没什么兴趣,这可是建筑系的基本功。

  所以他选择了清华大学另一个十分王牌的秃头专业,计算机。

  祝卉正在削苹果,打算一会儿给他榨果泥。

  熟练的削皮动作间,祝卉头也不抬的道,“临八。”

  易俞愣了一下,“啥”

  祝卉把连着的果皮扔进垃圾桶里,果肉切块,炸泥。

  淡定的说了此专业全称,“临床医学八年制,本硕博连读。”

  俞哥又是被自己脑补感动的一天

  俞哥看着床头写了自己名字和病情的贴纸,再看看祝卉熟练的陪护姿态。

  他控制不住的想,说不定,真的跟自己有那么一丢丢关系。

  一丢丢。

  然而他也没敢问。

  最近这几天,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祝卉考了理科状元的消息。

  接连着把很多之前黑他的人都被眼神雪亮的群众给扒拉出来。

  一个过气十年的童星还敢艹学霸人设,也不怕成绩出来后闪了腰。老子是祝卉的高中同学,一个班的,目测她今年高考成绩不超过60分哈哈哈哈哈

  这条消息正是祝卉的同班同学发的。

  七十二中大部分都是艺考生,绘画、舞蹈、演戏什么都有。

  当然,大部分人也都为了自己的梦想而一直努力。

  偏有人成绩不好,还爱找存在感。

  平日里孤僻不喜欢与人交流的祝卉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欺负对象。

  这个同学估计也不知道他不过是跟着黑子们一起黑祝卉。

  凭什么这个在班里没有一丝一毫存在感的人,居然能有这么好的资源,跟那么多大腕一起合作。

  他原本想挑着祝卉人品上黑的地方黑。

  但他想来想去,发现除了性格孤僻、不喜欢与人交流、一直被大家冷暴力外,居然找不到可以黑祝卉的点。

  这个人好歹也有一点智商在。

  前面那句话说出去,很容易就给祝卉艹一个软萌的小可怜人设。

  然后引起粉丝们的心疼,肯定会给祝卉引来一大波关注。

  所以,他只能选择黑祝卉的学习成绩。

  一个学渣妄想艹学霸人设,做梦的吧。

  上面那条黑祝卉的微博正是6月19日那天发的。

  祝卉在6月21日下午七点左右发的微博,爆出了自己的成绩。

  而我要给祝卉当站姐这位大神在6月26日下午七点钟,从万千黑子中,居然精准的找到了这条微博。

  然后发出了自己第二弹微博。

  祝卉站姐第二发心疼卉卉祝卉抵制校园暴力雄风0911,这位自称是祝卉同学的人,多次发表校园暴力、整蛊同学的微博。本站姐在整理卉卉信息时不小心翻到了,截图如下,希望大家按捺住情绪,我们一定会给卉卉讨个说法

  1:时间,三年前,11月中旬班花祝卉太高冷,一直不肯当老子女朋友,今天老子去教室堵她,居然还敢打老子。老子一定要报复。

  2:同年她妈死了,她爸也不要她,还敢在老子面前装高冷。老子让人三更半夜给她打电话,吓死她。

  3:同年居然还学会告状了,就她那垫底的成绩,班主任说她在梦游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4:今年呸,死学渣,除了一张脸还有哪儿能看。

  5:今年一个过气十年的童星还敢艹学霸人设

  作为卉卉的站姐,我很难过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我不是学法律的,请问有人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给卉卉讨回公道吗,感谢。

  我们知道,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我的天,太难想象我们卉卉的高中生活了,这学生怎么能恶心到这种地步”

  “我哭了,我哭的稀里哗啦,我先看了这人渣的微博,再去看我卉卉初中时候的微博,我卉卉就是小仙女不容许反驳”

  “谁敢说我卉卉不是小仙女,我就跟谁急”

  “我报了网警,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容我说一句,七十二中的领导们可真垃圾,校领导不作为,班主任不分青红皂白污蔑学生,难怪我卉卉不去跟校领导合影。”

  “知道吗最搞笑的是七十二中门口还有十几个横幅和花篮,都是什么恭喜我校祝卉同学夺取全省理科状元,是我们学校的骄傲”

  “这学校能不能要点碧莲”

  “垃圾学校,幸好被曝光出来了,我妈差点拉我去报考了这所学校。”

  “我祝卉考取状元那是我祝卉的实力,跟这所垃圾学校有什么关系”

  “艹,这人血馒头吃的,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七十二中,你们撤下那几条横幅吧,我都替你们羞耻。”

  “哈哈哈,楼上别急,他们恐怕连羞耻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今天就是二十六号,这条消息才刚发出来没多久。

  祝卉给易俞把果泥端过去。

  易俞把刷到的消息给祝卉看。

  刚递过去的时候,易俞突然想到,其实祝卉应该不想知道这些吧。

  这些都是当年她在学校受到的欺辱和各种冷暴力。

  上次祝卉只是提到了妈妈,就哭了,他看到后差点把那个经纪人拉出来打一顿。

  现在

  祝卉看到指不定得多难过。

  就在易俞想要收回手机的时候,祝卉已经看到了那条消息。

  她神色淡淡的,拿过手机,扫了一遍。

  易俞平时不喜欢吃果泥,现在见祝卉神色不好,他也不敢触霉头。

  只能乖乖的吃,但也悄悄的观察着祝卉的情绪。

  那么明显的关注,祝卉怎么可能察觉不了,她说,“别看了,我有心理准备。”

  话是这么说,她的脚步却往外走。

  易俞有些担心,想要下床问她做什么。

  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祝卉晃了晃自己手机,说,“这些消息,那位站姐已经发给过我了,在我同意下她才发出去的。”

  易俞“”

  “俞哥,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现在我只是想打个电话。”

  祝卉唇角绷着,目光散漫又肆意,语气也很淡,“我想告诉她,干得漂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