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有十八层地狱 > 36、厉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锄奸任务进行得十分的顺利, 可是005的眉头却没有松开。

  太顺利!

  他知道山本凉的能耐, 就算山本凉没有得到新的密码本和密钥,他也不会这么安静, 不会让锄奸任务执行得这般的顺利,他会从别的缺口找到新的目标下手, 他会做出其他打击组织的事情来。

  可他什么都没做。

  好像, 他在积蓄力量,好像他在秘密的织一个网, 要悄无声息的将所有人都给网进去一般。

  一次次的锄奸任务成功, 一次次的发报传达, 都表示老周安全的度过了一次风险, 也表示老周的处境比上一次更危险。

  山本凉在织什么样的网, 他该如何在他的网成功织好之前找到叛徒,让老周度过这次的危机?

  老周在新一次的接头里问他:“什么时候让006参与进来?”

  任务越来越多, 时机越来越危险,周晚必须尽快学会所有的东西, 这样他不在的时候,她能独立撑起她自己的行动组。

  而且这次的甄别是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失忆后的周晚有着神奇一样的能量, 说不定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老周:“经过这几天观察,山本凉已经完全打消了对周晚的怀疑。没有再派人试探和跟踪她。”

  所以, 得尽快让她参与进来。

  005明白老周的意思。

  每一次的任务,都牵连着无数人的性命,可能是敌人的, 可能是自己人的,可能是老周、也可能是自己。

  所以走上这一条路,是必须要面对血腥的,不仅仅是敌人的,不仅仅是自己人的,还有自己的。

  他们所有人都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包括老周,包括他自己。

  一旦他和老周牺牲,如果周晚还没锻炼出来……

  005闭眼,道:“再过两天吧。”

  .

  老周这段时间不知道在做什么,一直不跟她接头,有什么事也是昌哥、朱猛跟她联系。

  猴子因为乔.巴布鲁的事曝光了,听说已经出了K城,去了另一个地方执行新的任务。

  从昌哥的口中,周晚知晓,005和老周一直在调查组织内部的内鬼。

  她有心帮忙,可是她对组织内部所有的事都十分的陌生,根本插不上手。

  唯一能肯定的是,那日出现在第三行动组约定地点的杨文远可能知道叛徒的存在,就算他不知道,那么他也肯定知道R国人中谁在控制着这些叛徒。

  周晚跟了几次杨文远。

  这次她做得十分的小心谨慎,她换了妆容,换了平日里不会穿的衣服,换了发型,戴上帽子,带上墨镜,哪怕是有人将她拍下来,也无法与平日里的她对上号。

  要知道,化妆能让一个女人的容貌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乔装则会将这个变化数倍的放大。

  可杨文远也很小心谨慎,她跟踪了几次都没查到什么。

  有好几次,她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老周说的话,她的手已经握住了手.枪,她拿了出来,对准了杨文远,只要她让神箭头操控她的手,只要她下了命令,杨文远就会死在她的枪下。

  他会死得悄无声息。

  可是,每每到了最后一刻的关头,她还是下不了手。

  这是一条人命啊,就算再坏再坏,也是一条人命啊。

  她还是做不到杀人!

  她想起了上一次,她跟沈瑞在一起被伏击,沈瑞将枪给她,她对准了却开不了,她想起了那日沈瑞胳膊上的伤口像一朵花一般慢慢的晕开,她曾想过,如果她那天开枪了,是不是沈瑞就可能不会受伤了?

  可是就算如此,她还是下不了手。

  老白在十八层地狱了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战争哪有不死人的,只有消灭了敌人的力量,才能保住我们自己的人,你今日放过他,终有一日会后悔。”

  周晚明白老白的话句句在理,杨文远活着一天,就会祸害一天,可她真的做不到杀人!

  .

  与老周失去联络的一个月后,周晚突然发现,老周有暴露的危险。

  那天,她跟以往一样步行回家,快到自己家门下的时候,她在路上看见了一个人——徐成。

  这个人是经济司的。

  K城的R国机构里,有专门调查抗R分子的调查司,也有专门处理经济事务的经济司。

  经济司里面也有专门的监听部门、情报部门、行动部门,专门调查经济犯罪等方面的问题。

  而这个徐成是经济司的监听部门的。

  遇到他的时候,他正从一辆车上下来,去买包香烟。

  他们曾在巴曼会所的舞会上见过。

  碰见了,便打了个招呼。

  周晚笑:“怎么这么难得,到这边来。”

  “任务。”徐成笑笑,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刚下班,回家呢,”周晚指了指不远处的房子:“那是我家,改天过来玩,今天就不打扰你了!”

  徐成:“好,下次过来玩。”

  周晚朝着徐成摆摆手,转身,背朝着那辆车,走向自己的房子。

  同时,十八层地狱的监控系统让她看见了那辆车内的画面,一个人带着耳机在一个仪器前监听着什么。

  徐成和那辆车走后,周晚紧急联系了老周。

  她问老周:“今天下午,你是不是发过电报?”

  那辆车和里面的监听设备,让看了很多谍战剧的周晚怀疑,那是监听电台的。

  老周点头:“你怎么知道?”

  “他们查过来了。”

  周晚将白日里看到的场景跟老周说,老周与005汇报。

  “经济司?”005蹭的站了起来,这些时日,他一直在查看各处的电台侦察车,也一直在监控多处的侦听处,可就是没想到完全跟政治不搭边的经济司。

  山本凉,果然是出其不意。

  如果经济司都牵扯了进来,是不是还有一些他们意想不到的部门也进来了呢?

  如果此刻周晚不失忆该多好?

  他记得她跟他说过,她花了四年的时间,在K城织了一个网,不论是哪里的消息,她都能在第一时间里取得。

  而他,根基没她深,触及的地方没有她广……

  “老周,今日下午,你是跟第几个行动组在联系?”

  “第一个。”

  “让周晚参与行动。”

  “好!”

  “让朱猛做联络员。”

  老周:“好!”

  他明白,他已经不适合做周晚的联络员了,今日经济司的侦听车出现在了这儿附近,证明他的危险比之前更加重了一些。

  为了周晚的安全,他不能再联系周晚了。

  .

  可老周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来得及让朱猛通知周晚换了联络员的事,周晚就自己找上了门来。

  她大剌剌的走进了他的药店:“大夫,我最近睡觉不太好,梦里会心悸,能不能帮我看看怎么回事?”

  老周看着周晚,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上青筋暴跳。

  好像当初,他想要跟R国人死拼的时候,她走到他面前说“想跟R国人以命换命?好能耐啊”时,他额头上青筋疯狂暴跳一般。

  手搭在周晚伸出的手腕上号着脉,老周轻声道:“今后你的联络员就是朱猛,我们俩人不能再见面了。”

  “为什么?”

  老周没开口。

  周晚:“因为你有危险了,是吗?”

  老周没说。

  周晚思忖了一下,问:“跟电台有关吗?”

  老周没说。

  “不能停止发?”

  老周没说。

  周晚自顾自的接着说:“你明知他们找到了这里,还不能停止,那就表示这事很重要……跟甄别叛徒有关!”

  她的语气不是疑问,是肯定。

  老周知道瞒不过周晚,索性承认:“是!”

  老周:“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你比我重要十倍、百倍,所以你不能跟我一起涉险。”

  周晚没理会这句话,只问了另外一句:“是不是,只要你的电台在固定的时间里与他们联系就行?”

  “是!”

  周晚:“那我帮你啊!”

  老周恼怒:“你怎么说不通呢?你很重要,不能做鱼饵。”

  周晚一直听老周说她很重要,她很重要,可到了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重要了。

  或许以前的那个周晚重要。

  可她不是以前的那个周晚,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进入了那个周晚的体内,为什么偶尔做梦会想起那个周晚记忆里的事情。

  可她清楚,她不是以前的那个周晚,那个周晚会做的很多事情她根本就做不出来。

  所以现在的她或许根本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重要。

  而且,她会要求帮忙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相信自己不会被抓。

  周晚笑:“你信不信,他们抓不到我这个鱼饵。”

  老周:“不信!”

  周晚耍赖:“你不信也没用,你如果不跟我试一次,我天天缠着你,你如果跟我试一次,我的表现不让你满意,那么我听你的,断开跟你之间的联系,直到你跟我联系为止。”

  “怎么样,赌不赌?”

  老周想骂人,这TM的还有选择余地吗?

  老周将周晚的作为汇报给了005,005听了,竟笑了,他能想象得到周晚耍赖时候的表情。

  这个周晚啊,有时跟以前的周晚完全不像,有时候,又那么的相似。

  005:“老周,就让她试一次吧,她若不试过,是不会甘心的,你我都知道她的执拗,若不同意只怕会做出让我们措手不及的事来。”

  每个人的发报手势不一样,这世上能冒充006的只有周晚本人和老周。

  “那这一次的安全?”

  “我会派出所有的行动人员,确保她的安全。”

  老周叹了口气,道:“好吧。”

  不管是以前的周晚,还是现在的这个,真不是一般人轻易能掌控的。

  周三,又一个锄奸名单上的汉奸意外死亡。

  晚上十点半,他们将会与第三行动组进行发报。

  周晚带上了墨镜,扎高了头发,换上了平日里不会穿的黑色风衣,风衣下是利落的黑色宽松长裤。

  周晚:“我们做一个最坏的假设,徐成他们知道了这个区域,也知道了你们发报的时间,那么今天晚上他们的侦察车就会过来,他们会一步步缩紧进而锁定你的位置。”

  老周没发声。

  这简直就是废话。

  “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在这里发。”

  她虽然能看到R国侦察车,能发出预警,可是如果因为R国侦察车而中断了发报,也容易让接收电报的那边察觉到异样。

  所以最好是离开这里。

  老周:“R国密探在这附近监视得严密,电台比较大,没那么好拿出去。”

  周晚笑:“有我啊!”

  周晚拿出了一个大双肩包,将电台装了进去,轻松的背在了背上:“电台我带走,保证不被R国密探看见。”

  老周压根不相信:“R国密探已经将这个区域秘密的监视住,你背着这么大的包,一出去立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你怎么走?”

  周晚手指了指屋顶:“我从上面走。”

  街面上R国密探监视住了,可屋顶上没人监视啊。

  这个年代的街灯又矮又暗,楼与楼之间的距离也不多,特别是这一片旧房子,间距很窄。

  这点距离对于学了体操十几年,还曾因好奇去练习过杂技、还参加过跑酷、还在十八层地狱里有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能随时上身的人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

  老周抬头看了看屋顶,看了看周晚。

  周晚点点头。

  老周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看着周晚:“周晚,我们在说正经事,你别——”

  话音还没落地,他就惊呆的站在了那里,嘴巴还半张着。

  就在他开口的时候,周晚朝窗外看了一眼,四下无人,她手抓着窗户轻轻往前一跃,瞬间抓住了对面楼房的房外栏杆,她双脚往上一甩,也不知怎么滑的,就如鱼一般滑入了那房内……

  老周目瞪口呆。

  周、周晚什么时候身手那么好了?

  就这么一个念头,那边,周晚已经从抓着对方的窗户一甩,将自己甩回了老周的面前。

  一个久违了的高低杠动作。

  可能很久没做了,做得不太完美,周晚有点不满意,可回头看老周,一副看见妖怪的模样。

  “你、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这还厉害?”在国家队里一堆的人比她厉害啊。

  “这还不厉害?”她难不成还想上天?

  好吧,她第一次看到杂技的时候,也惊呆了,觉得超级厉害。

  周晚问老周:“那电台可以由我带走了吧?”

  按照周晚的意思,直接把电台交给她,她拿到哪儿就发到哪儿。

  反正一般人都不会想到人会在屋顶发报,就算R国人围住了发报地点,她在楼顶也极易突围,就跟上次带着乔.巴布鲁从宾馆的顶楼消失一样。

  再说了,她有十八层地狱示警,真的不太容易被R国人包围。

  可老周拒绝了她的建议,他说必须带着他。

  周晚看了看老周日渐后缩的发际线,看了看老周微微耸起的肚子,和那明显没有锻炼过的双手,摇头。

  她就算是王者,也带不起老周这青铜在屋顶上逃跑。

  可老周说那是底限。

  好吧,底限。

  那就人和电台分离,她先带走,再与他在约定地点见面。

  老周还是觉得她的这个方案不靠谱:“发电报对电报的环境十分的高,必须有一定的隐秘性,不能被人看见,而且不能离人群太远,会没有信号,但是又不能离人群太近,环境□□静,不然电报声会被人发现,同时为了暴露后的生命安全,发电报的地方必须方便逃跑,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地方都可以的。”

  周晚:“我知道。”

  她手沾了茶水在木桌上画了个地图:“九点钟,我会将电台带到这里,这是个舞厅,楼上是宾馆,直接从后门进,上二楼,有一个杂物间,平日里锁着,没人进去,因为舞厅很吵,所以发报的声音会被舞曲声音掩盖掉,不容易被人发现,而且出去以后路线十分的复杂,很方便逃跑。”

  老周看了一眼那水画成的图,问:“你什么时候找的?”

  明明他答应她才不过一天的时间。

  “昨天。”

  自从确定要帮老周摆脱侦查机的搜查,她可是开放了十八层地狱,每走过一个街道,就有上百双鬼眼一寸寸的巡视遍那个区域,一下午就找了好几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是方便进去,不引人注目,声音嘈杂确保电报声不会引人注意,同时地形还十分方便逃跑的——老周这一看就缺少锻炼的身子,实在不适合高难度逃跑路线。

  现在老白他们找的地方已经能确保三周内不重复区域,绝对让R国人锁定不到位置。

  老周拒绝:“还是不行!”

  周晚诧异:“为什么不可以?”

  “这个区域大,R国人就算猜到我们在这里发电报,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也不一定能找到这里,而且今天005做好充分的准备,四周埋伏了很多掩护你的人,你如果贸然换了地方,005派来保护你的人根本就来不及去舞厅那边布置,他们保护不了你。”

  周晚:“我不需要他们的保护。”

  她的十八层地狱就跟2019年的监控系统一样,不,比那监控系统还要来得好,她的这个可是有示警功能的。

  五十米,已经很足够她用了。

  005派来的人就算比她更快发现敌人的侦察机,也没法最快速度联系她,不能实时告诉她不同街道的不同情况,但她的监控系统可以,而且她还有老白他们帮着她,够了。

  所以005那些来保护她的人在发电报这件事上对她来说,只会分散她的心神,让她为他们担心,而没有任何的助力。

  跟老周一样,就是个拖累人还不自知的拖油瓶。

  老周苦口婆心的劝:“周晚,你很重要,电台很重要,我必须要确保你们俩万无一失——”

  周晚忽地开口:“老周,如果我能确保电台百分百安全的话,你们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啊?”老周不太明白,“什么问题?”

  “结束了再问你们。”周晚将墨镜往脸上一带,道:“九点,不见不散。”

  “不是,你绝对不可以在005保护不到的——”

  周晚已经手抓着窗户将自己有一次如鱼一般滑入了对面的房内。

  “——的地方。”话又一次湮没在了老周的嘴里,他看着消失无踪的周晚,只觉得额头青筋暴跳。

  这个周晚!

  这个周晚!

  别看她行事风格跟以前的周晚不一样,可这让人青筋暴跳的本事,真的是一样一样的!

  发电报啊,多么危险的活,空气中有R国的侦听器,路上有R国人的侦查车,多少同志折在了上面,哪有周晚想的那般简单。

  可现在人不见了,能怎么办?

  老周急急忙忙的示意周围暗护的人,一起急急赶往约定的舞厅。

  这一个晚上,他胆战心惊、心惊胆战,完全不了解周晚怎么会有心情跑到舞厅还点了零食和饮料拿过来,与他一边吃喝一边发电报。

  将这么正经、严肃、危险的工作弄成了去度假享受一般。

  真的合适吗??

  可接下去他不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

  不管是在哪里发电报,有窗户的没窗户的,只要R国人的侦察车快开到的时候,她都能及时的发现,并从容的与他转移,不管R国人派了多少人来围堵,她总能在那严密的包围圈里找到漏洞给钻出去。

  发报工作从未如此刺激,也未从这般的安稳、有趣过。

  005安排的那些个保卫根本就没用,他们看见侦查车之后,急急的将示警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这边已经收拾好逃跑了。

  老周好奇的问:“你人明明在这里,是怎么知晓两条街外电台侦察车存在的。”

  周晚早就想到了答案:“那个,我的耳朵比一般人厉害,能听到不同频率的声音,比如说电台侦察车,它为了侦查出电台,是会放出一定频率的声波的,我听见了自然就能判断出在侦察车哪个方位,多少距离。”

  “那你怎么知道哪条路上没有R国人追击呢?”

  “也是耳朵的功劳啊,什么地方有多少双脚步冲着我们跑过来,一听就知道了啊!”

  她早就想好了这个听着很玄、但是又十分科学的、而且任何人都无法反驳的答案,因为耳朵厉害这种事是没法考究,也没法复制的。

  “你不信?”

  老周的表情明显不信。

  周晚双手一摊,十分的无赖:“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这是事实。”

  她得意的笑:“耳朵好,没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读者“小胖的”,“”,“阿叶要吃糖”,“暖暖暖”,“岁锦的华”灌溉营养液,谢谢大家,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