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洪荒]我在西方当卧底 > 第 4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问:都已经暗搓搓地感觉到了那根葫芦藤和自己可能有点关系了,女娲不在摘葫芦的时候就把葫芦藤拿下,硬生生等到这会儿才想起来取……是不是傻?

  当然不是→_→

  主要是,大佬们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已经渐渐悟到,“缘”,妙不可言_(:з)∠)_

  ——天道说你和某个宝贝有缘,那兜兜转转这个东西就是会落到你手里,求不来也甩不脱,天道说你和某个宝贝无缘,那你费尽心机拿到的宝贝最后也会和你说拜拜,而强行拿了没缘分的东西,反而身染因果,后患无穷。

  所以洪荒中的大家其实都挺守规矩,拿的宝贝基本上都和自己确实有缘分,哪怕是接引准提那种不要脸的人,遇上了确实没缘分的东西,最多也就是嗷嗷两嗓子“此物与我有缘”,希望天道爸爸能听到自己的诉求然后没缘分也创造出两分缘分来。

  但要是天道爸爸真的不给面子,真的木得缘分,目前的接引准提也干不出强渡的事——说来,甚至紫霄宫的蒲团都不算他们强抢,天道本来就内定了是他们的。

  就是这么个真正的大佬们都心照不宣的大环境,完了自己和那葫芦藤也不是那种“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这个小东西肯定是我的”的深刻缘分,女娲这才把这么一根怎么看怎么不值钱的葫芦藤丢在了不周山。

  可如今,冥冥之中,女娲作为女性的第六感就是能感觉到这根葫芦藤与自己成圣有着莫大的关联,偏偏现在葫芦藤不在了。

  女娲的气压实在是有点低。

  “母亲……”刚刚被女娲捏出来的小泥人哪里受得了这个呀,忍不住去拉了拉娘娘的裙角,“母亲不要生气嘛,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女娲低头,看着小泥人可怜巴巴地仰头看她,蓦地便想起了那日紫霄宫中哒哒哒地去后殿给道祖泡茶的小姑娘。

  凰凰长得是要比女娲捏出来的小泥人精致多了,浑身上下还萦绕着一股仙气,这是小泥人没办法去比拟的。

  但,这小泥人的神态,真的让女娲心头一软。

  本来只是个捏出来的小泥人,成圣的道具罢了,女娲其实并不想在他身上倾注什么心血,但看着这个样子,女娲都不自觉蹲下来,轻轻揉了揉小泥人的脑袋,温柔道:“不要怕,母亲不是在生你的气。”

  小泥人被创造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对女娲翻身拜倒口称“母亲”,可那时候的女娲连头都没给点一个。

  小泥人从来没上过天,在被女娲腾云驾雾带来不周山的时候全程尖叫,一边尖叫一边哭唧唧地说“母亲您慢点慢点”,完了女娲也是一个眼神都没给。

  小泥人落地之后兴奋极了,好奇兮兮地问“母亲这是哪里呀,母亲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完了女娲也是头都没回,就知道对着没有葫芦藤的山崖生气。

  搞得小泥人都要开始怀疑女娲娘娘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可现在,女娲却纡尊降贵揉了他的脑袋。

  小泥人开心得都要蹦起来了,对女娲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来,重重地点头:“嗯!”

  #娘娘承认是我母亲辣!#

  #我要出去跑三圈庆祝一下!#

  女娲看明白了小泥人的心思,哪怕心事重重,也是莞尔一笑,对这刚出现的小生命倒是多了两分好感。

  只是,好感是好感,这该成的圣……

  女娲一反手,化出了自己的伴生法宝红绣球,一边是对着小泥人温柔无比,一边则是凶残至极地把红绣球朝着一个方向砸了过去。

  “砰!”

  明明是砸上了空气,却传来了极其凶残的碰撞之声,女娲立在小泥人面前,冷笑着收回红绣球,就看着面前红绣球砸破的那个空间里,硬生生跌出了一个身披青袍,人首蛇身的女子来。

  那女子被红绣球这种层次的法宝硬生生砸了一记,硬生生磕了个额角留血,身受重伤,跌出来之后只能勉勉强强扶着山崖站着,捂了好半天的额头,调息许久之后才沙哑着嗓子道:“姐……姐姐何必下此杀手?”

  女娲冷笑,理直气壮地喝道:“谁是你姐姐?你在此窥伺本座,本座不过还手耳,有何不妥?”

  偷看确实是她不对啦……

  那女子又呕出一口血来,默默OS大地之母原来是这么个小暴脾气,又恼恨自己穿是穿了洪荒,品种也是人首蛇身,本来一切都很完美,偏偏系统出了bug没能干掉女娲让自己成为女娲,于是便没有蒲团,也没有鸿蒙紫气,这才只能忍气吞声。

  不然哪里有女娲造人的份儿!不就是捏个泥人么谁还不会咋地!

  你还凶我?

  你还本座?

  你还嘚瑟?

  不过现在蒲团是女娲的鸿蒙紫气也是女娲的,实在是没办法了,造人功德能蹭一点算一点,以后等老娘有实力了,有的是和女娲算账的机会!

  这么想着,那姑娘举袖把血擦了,也不敢再摆谱,只勉强笑道:“实在无意窥视姐姐……”对着女娲的怒目而视,那女子被迫改口,“妾身无意窥视娘娘,只是妾身早年得了一个法宝,不知用途,今日心有所感来到不周山,赶巧娘娘在此,妾身才知,此物与娘娘成圣,实有极大关联。”

  说完,那女子便自自己的乾坤袋中一抹,将那段葫芦藤原样捧出:“便送与娘娘,与娘娘结个善缘罢!”

  #以及你今后就欠我一个大人情了哟哈哈哈哈哈!#

  #我献出造人所用的葫芦藤的话天道也要记我一份大功德!造人功德的十分之一不算狮子大开口吧o(* ̄︶ ̄*)o#

  然后,她便接收到了来自女娲的“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的关爱眼神。

  再然后,是女娲一句好奇的:“不知道友名讳为何,师承何处?”

  那姑娘还以为从此自己就多了一个名为女娲圣人的大腿,甚至可以靠着女娲勾搭上道祖三清等一批洪荒第一梯队的大佬从此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当下开心得不行地自报名号:“妾身乃招摇山玄阴洞青鳞元君,并无师承,娘娘可能贵人事忙未多注意,第三次紫霄宫讲道妾身也是去了……”

  女娲明白了。

  哦,无名小卒:)

  难怪不知道和你没缘分的东西不能瞎拿→_→

  “行吧。”女娲不雅地耸耸肩,“这东西你碰过,我也不想要了,你收着罢。”

  青鳞·穿越客·带系统·元君:???

  你特么还是个洁癖?

  不是!

  姐姐你清醒一点你一个洁癖你怎么玩泥巴呀以及你没有葫芦藤怎么造人啊洪荒小说里面不都说了你拿着九天息壤搅成泥浆然后拿着葫芦藤当鞭子甩然后所有泥点子都变成人族了吗?!

  女娲本来性情就没那么善解人意解语花,现在是连看都懒得再看这个智障一眼了,直接把红绣球收了起来,思索片刻,左手托了一团息壤,右手托了一团三光神水,双手相合之后息壤和三光神水合在了一起,这两个东西都会自己涨,涨动过程中水.乳.交.融,很快就形成了泥浆状。

  女娲也不脏了手,在两团东西融合之后就随地一扔,泥水在低洼处自觉自愿形成了一个泥潭,再接着,女娲挤了几滴精血入那泥潭,随后一脸苦相地,左手拿出了飘渺缠天带,右手托起了七星挽月鞭,然后格外嫌弃地看了一眼那脏兮兮的泥潭。

  嗯,决定了,鞭子比飘带更容易清洗:)

  即便洗不干净以后鞭子也是抽别人,脏不着自己:)

  于是娘娘收起了那花里胡哨的飘带,七星挽月鞭浸到了泥潭之中,仿佛毛笔饱蘸浓墨一般沾满了泥水,再接着,女娲娘娘拉出鞭子特别顺手地往地上一甩,甩出了一排的泥点子。

  每个泥点子都化成了小泥人。

  小泥人们刚化生出来,开心极了,每个生灵都对着女娲娘娘跪拜下来口称“母亲!”

  青鳞看着女娲娘娘手头那根鞭子,满心都是“还有这种操作?”和“说好的用葫芦藤呢!”

  目瞪口呆。

  而娘娘甩了得有几十次,法力消耗了许多,也生成了数千人族,此时数量终于足够,天边极快地飘来一片巨大的功德金云。

  九成九的功德注入女娲娘娘的泥丸宫内,剩下一分功德入了女娲娘娘手中的七星挽月鞭,有功德之力相助,鸿蒙紫气开始试探着融入女娲娘娘神魂。

  与此同时,天降落花,地涌金莲。

  这是成圣固有路径,谁成圣都要来一道的,没什么特别。

  特殊一点的,是在功德和威压充盈了女娲身体,强行抬高女娲修为的同时,那根掌握在青鳞元君手中的葫芦藤节节干枯,不过片刻,一阵微风便将那葫芦藤吹成了碎末。

  且此时,一股巨大的因果孽力也裹挟住了那位穿越的姑娘。

  青鳞姑娘只听到一句极具威压地:“妖女,你可知罪?”

  知什么罪?

  ——试图阻挠女娲成圣,抗拒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故而天道责罚。

  青鳞头皮一紧才要嗷嗷叫天道爸爸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阻挠人族出世我只是想过来蹭功德哪怕你不把功德给我至少也不要杀害……

  “轰轰轰轰!”

  几道天罚雷霆之后,青鳞元君扶着悬崖,嘴角流血,修为节节后退,堪堪停在了初入大罗金仙的阶别。

  不过也没谁有那心思去关注他。

  此时的天庭,感知到了是真的是女娲在走成圣程序之后,帝俊太一连带羲和,都控制不住臭了一张脸。

  伏羲成圣都好啊!女娲她和妖族不熟QAQ

  而此时的孔宣才在扶着妹妹走路挪动,脊柱受伤中枢神经自然也有损害,凰凰现在双腿乏力,走了两步都被累得满头大汗,感知到动静后,兄妹俩一块眯起眼睛看向女娲娘娘所在的方向。

  什么都看不到。

  但凰凰还是开口:“哥。”

  孔宣:“嗯?”

  “我想……天道应该很喜欢,很喜欢这个种族。”凰凰轻声道,“比我们凤族,龙族,妖族,巫族,都要更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