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三百二十九章:血海吞龙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陵城外,江陵萧氏祠堂。

  一众萧氏族老与那位萧家当代族主,也就是萧绰的亲哥哥,萧观音的亲生父亲一起在祠堂门口等待着。

  虽然那个站在祠堂门口的萧氏族长站在那里看起来非常淡定,但一旁的那一众族老却是有些惴惴不安。

  所以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他们其中资历最老,胆子也相对比较大的一个面发皆白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并向自家族长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族长,那位这一大早把我们叫到祠堂门口,如今所谓何事呢?”

  萧观音的事情对于整个江陵萧氏来说都是一等一的大事,所以在这时候能够出现在祠堂门口的这一众萧氏族老,基本上每一个都是有着极高资历的。

  但也因为上了年纪,而且他们这一族的血脉并不擅长修行,时至如今也早就没有了当年想要光复耶律王族辉煌的雄心壮志。

  所以这些年以来,原本掌握在他们手中的一些家族权柄全部被萧绰以连消带打的强硬手段给收了回去,只留下了能让他们颐养天年的地位和尊荣。

  而他们也因为萧绰那些强硬的手段而心生畏惧,所以哪怕是在眼前这个实际上没有太多实权的萧氏族长面前,这帮一直以来胆小怕事的萧氏族老也是毕恭毕敬的。

  “几位长老安心等待便是,舍妹一会儿就到”

  萧族长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些族老们的问题,而是在一脸和颜悦色地开口说了一句后便转过身去,不再搭理这些平日里就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族老了。

  那个开口询问的族老面色微微一僵,虽然有心还想再问些什么,但终究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份胆气,哪怕是在这种小事上他也不愿意再触怒如今真正执掌江陵萧氏到这一脉人了。

  所以这一大帮平均年龄差不多都在六、七十岁以上的老头子只好乖乖地站在祠堂边上,在面面相觑的同时展开了一番眼神交流。

  但这帮人不知道的是,嬴不凡以及萧家姑侄二人实际上早就已经到了,只是出于一些原因,选择暂时躲在暗处观察他们而已。

  “不错,这帮习惯于倚老卖老的家伙居然会对你如此服帖,看来这几年你没少敲打他们嘛”

  嬴不凡双手抱怀,看起来对萧绰能够轻易地折服家族里这帮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在这件事情感到有着些许惊讶。

  “越老的人越惜命,相比于他们的命来说,什么富贵权势都只是过往云烟而已”

  “而且我用了一些手段让他们知道,如果没有我的话,整个江陵萧氏就会因此而崩塌,他们想要的晚年生活也会就此破灭,甚至连他们的身家性命也会不保”

  “在如此直白的威胁之下,除非真的是那种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大豪杰,否则没有一个人会不选择妥协的”

  不得不说,萧绰的确是把这帮贪生怕死的老家伙的心里给摸了个通透了,所采用的威胁手段也是准准地打在了他们的七寸上,就连一向以阴谋手段闻名于诸国的嬴不凡也不禁在心里赞叹了一句。

  “既然如此的话,我带着小观音先进去了,你跟你兄长一起派些人在祠堂外面守着,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让人闯进来”

  嬴不凡笑着牵过了大眼睛中满满都是好奇之色,但却非常乖巧地没有发问的萧观音的手,然后便准备带这位承载了整个江陵萧氏未来希望的少女进入祠堂深处。

  那就在他们即将动身的时候,萧绰却伸手将他们拦住了,并面色十分警惕地开口说道:“你一个人和这丫头独处,你让我拿什么来相信你呢?不要跟我提什么信誉,你知道我不相信这些的。”

  此话一出,饶是嬴不凡对眼前这个女人的容忍程度再高,心里一也不禁浮现出了一团火气。

  自己二十几年来头一次发了个善心,大老远好心好意跑过来帮你们家解决问题,你不肯领情也就算了,结果你到头来还要怀疑这怀疑那的,摆这种脸色给谁看呢?

  嬴不凡脸色阴沉了下来,然后语气冷冽地开口回答道:“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你了,你爱信不信,实在不行本王就直接带着这丫头回咸阳城去,看你们又能如何?”

  说完,他便身形一晃,带着身旁的萧观音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抱歉,不是我不想相信你,是你曾经的那些所作所为实在是很难让人发自内心地信任你”

  看着这位大秦亲王那离去的背影,萧绰收敛起了脸上那看似冰冷的情绪,然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不过有时候我还真羡慕观音这个小丫头,至少你对她的关心是货真价实的,可你曾经对我表露出来的那些关心,又有几分是真的呢?”

  随着口中那几乎微不可察的喃喃自语声传出后,萧绰的身形也如一缕清风般消散在了原地,半点踪迹也没有剩下。

  ………………

  祠堂深处,一间隐秘的密室之中。

  “丫头,你准备好了吗?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有一点疼”

  嬴不凡盘坐在了地上,很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萧观音,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郑重和严肃。

  看到眼前自己一直都对其非常信任的大哥哥露出了这样一副严肃的神情,今天一直以来心情都非常愉悦的萧观音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小脸上不免露出了几分惊慌失措的意味。

  但出于那份信任,她还是在思考了一阵之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不凡大哥,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很能忍痛的,你不用担心我的。”

  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脸上那明明非常害怕,但是还是要强行硬撑的神色,嬴不凡嘴角忍不住掀起了一抹笑意,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开口说道:“闭上眼睛忍一会儿,我会加快速度的。”

  他的话音刚落,萧观音就立马非常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并且时不时眼睛会拉开一条缝,好像是想看看有没有开始。

  “用一国气运养出的凤凰,本王倒是很期待头上那个该死的天道会有多大的反应呢?”

  喃喃自语了一句之后,嬴不凡那双黑色的眸子在一瞬间完全变化为了紫金之色,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纯金色龙影从他体内缓缓脱出,然后开始缓缓在其周身盘旋环绕了起来。

  昂!昂!昂!

  一道接一道的龙吟声开始在密室之中响起,萧观音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随之被牵引而出,周身那雪白如玉的皮肤上开始缓缓渲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唳!

  仿佛是为了应和这一道道的龙吟声,萧观音体内紧接着便响起了一道嘹亮的凤鸣之音,淡淡的金色光芒从她体内散发而出,然后便在其身后勾勒出了一只看起来似乎是要展翅高飞的金色凤凰。

  金色凤凰的凤目之中闪烁着道道金光,看向眼前这位大秦亲王的眼神之中有着浓浓的警惕之意,同时那一对宽大羽翼微微垂下,看样子如同母亲怀抱孩子一样将萧观音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

  “一国气运,凤凰之躯又能如何呢?你终究是从我体内分化出来的一滴精血而已,难不成还妄想翻天吗?”

  冷笑了一声之后,嬴不凡周身气息陡然一变,一股冷漠、血腥、残暴到了极致的血煞之气缓缓从他体内散发了出来,周身盘旋缠绕着的金色龙影也化为了血色,在顷刻间的功夫,这股强悍至极的血煞之气便直接笼罩了整个密室内部,一道道血色光芒开始缓缓缠绕住了萧观音身后的那只金色凤凰。

  唳!唳!

  当这股血煞之气刚刚出现的那一刻,那只金色凤凰便立刻有了相对应的反应,一道道略显凄厉的凤鸣之音开始在密室之中响起,那一对宽大的金色羽翼也开始拼命扇动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奋力从周身那股血色光芒的束缚之下挣脱出来。

  但无论它的叫声如何凄厉,羽翼扇动的幅度如何之大,也改变不了身上金光在血光的侵蚀之下,开始逐渐变得暗淡,身躯也开始缩小的结果。

  皇帝,别名又称为天子,寓意是上天的儿子,代替上天执掌对世间所有人的管理和审判之权。

  因此,由于杀戮过重而诞生的血煞之气对于每一位帝皇所执掌的的国运之气有着很大的伤害,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大多数战功卓著的名将都会受到皇帝猜忌甚至是杀害的原因之一。

  当然,如果国运之气足够厚重浩瀚的话,血煞之气自然也奈何其不得,但眼下萧观音体内那股用当年嬴不凡送给张三丰的那滴玄鸟精血所承载着的国运之气,很明显被这位大秦亲王那在战场上杀伐历练而出的血煞之气给压制住了,而且落在下风的趋势异常明显。

  不过就在那金色凤凰体积不断缩小,身上光芒不断暗淡下去的时候,萧观音体内突然传出了一声蕴含着愤怒之意的龙吟之音。

  昂!

  浓郁的国运之气在这一刻被彻底引爆,一条体积还要胜过之前那只金色凤凰一筹的五爪金龙缓缓在萧观音身前浮现了出来,一双威严的龙目缓缓环视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那个侵犯了自己威严的家伙。

  ……………

  而这个时候守在祠堂外边的萧绰与那位萧观音的亲生父亲,则是面色十分凝重地看着眼前那已经变得无比昏暗,甚至密布了乌云的天空。

  “妹妹,真的能成功吗?”

  萧族长看着头顶上那一片已经隐隐交织起了些许耀眼雷电的昏暗天空,脸上的神色上看起来充满了担忧之意。

  “放心吧!那个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只要是他愿意出手帮忙的事情,基本是没有会失败的”

  萧绰面色倒是很平淡,只不过说出的言语却莫名让人感到还是有些担忧。

  “更何况咱们现在早就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眼下除了相信他,我们别无选择”

  听到一贯极有主见,高瞻远瞩的妹妹也说了这样的话,萧族长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对于女儿的那份担忧也随之更重了几分。

  ……………

  “龙凤双飞之象吗?本王可就等着你呢!”

  看到眼前萧观音身后那盘旋飞舞折的金色龙凤,嬴不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目,体内那股宛如大海一般无边无际的功力也在这一刻尽数爆发了出来。

  轰隆!

  密室中当即传出了一道如同闷雷般的巨响,道道由血煞之气所凝聚而成的血色光芒在这位大秦亲王身后尽数浮现了出来,并隐隐汇聚成了一片若隐若现,但看起来却好像又是无边无际的滔天血海。

  昂!唳!

  随着这片血海的成型,那一对有国运之气所化而成的金色龙凤顿时再度发出了一道远比之前还要凄厉三分的鸣叫之声。

  尤其是那条一开始气势汹汹的金色神龙,它如今已经有大半的身躯被那一道道血煞之气所污染,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和威严。

  “终于可以开始了,本王倒是很想真的看看这一直以来都是玄之又玄,让人难以揣测的的国运之气,本质上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东西”

  虽然此刻已经闭上了双目,但嬴不凡口中依旧在喃喃自语,并且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个个小型的血色漩涡开始在他身后的那片滔天血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轰隆!

  一股强大到让人根本难以抵挡的恐怖吸力当即从那片若隐若现的血海之中传出,那一道道由血煞之气组成的血色丝线也在此刻从了一对金色龙凤的身躯上彻底浮现了出来。

  轰!

  最后,密室中连凄厉的龙吟凤鸣之声都没有来得及响起,只听得一声如同平地惊雷般的巨响,萧观音周身所闪烁着的金光和那一对金色龙凤便被直接吞入了那片滔天血海之中,原本占据了半个密室的金色光芒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不见。

  那片已经隐隐闪烁起了金色光芒的滔天血海也随之消失,化为漫天光点重新融入了这位大秦亲王的体内。

  “终于解决了,不过这股国运之气的确足够闹腾,看来得回到咸阳城之后才能将其彻底镇压”

  嬴不凡英俊的脸庞上隐隐浮现出了些许因消耗过大而产生的潮红之色,但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却闪烁着兴奋之色。

  对面的萧观音此时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眉宇之间尽是显而易见的疲惫之意,娇小的身躯也微微有些颤抖。

  “不凡大哥,我……我好累啊……”

  说着说着,萧观音便再也抵挡不住那股困意,身形向后缓缓地倒了下去。

  嬴不凡伸手扶住了已经陷入昏睡的萧观音,然后笑着刮了刮她的琼鼻,自言自语道:“好好睡吧!醒来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至少不必再背负那所谓的家族责任了………”

  随着话音的缓缓落下,嬴不凡与萧观音的身形同时开始模糊了起来,然后如同泡影破碎一般在密室之中逐渐消失不见。

  …………

  祠堂外,萧绰与萧观音的父亲看着头顶那片乌云消散,重新浮现出了万里晴空的天空,终于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一直压在心口的那块大石头也随之落了下来。

  “天佑家族,终于还是成功了”

  萧绰那张如同万年冰山一般冷漠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极为罕见的笑容,心里的那份喜悦之情在此刻溢于言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