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破山河一将成 > 第 7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hnlsy.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75.

  谁也没有想到异族的攻击来的这么快,又是如此的名目张胆!

  程平遥没料到, 庆城府首也没有, 一路快马加鞭的赵承安更是没有想到。

  5万异族突然登岸,一路直击的突袭, 让包括庆城知府、城兵总卫甚至来不及反应!

  而距庆城仅有三十里的两万府兵支援抵达时, 庆城已经被异族占领!城门外墙的血渗的殷红,到处都是战后的痕迹。

  庆城城门大锁, 将前来支援的府兵远远的拒之门外!而门内里,哭声震响, 哀嚎漫天!

  他们竟然只用了短短一个日夜,仅仅5万余人,便直接攻破了整个庆城防卫!

  庆城府兵支援不及,此时近万人的部队, 明明知晓庆城城内百姓危矣, 却被逼得无法靠近。

  “退!传令回去,撤往郸城!”

  府总兵一声令下, 带着部队退出庆城周围, 快速集结所有人马, 前往郸城。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庆城失守的消息, 在大禹蔓延开来。

  举国震惊!

  赵承安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 此时他们距离郸城, 不足一日半的路程。

  官道大路上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了逃难的百姓, 拖家带口, 面带哀戚之色,看到他们的队伍大多惊惶又期待,然后在发现他们仅有百人时便会露出绝望失神的目光。

  赵承安第一次被人拦住马的时候,看的真切,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难受,有愤慨,还有让他说不出的羞愧和慌乱。

  他是一个兵,一个为了守卫大禹,本应保护百姓的存在,可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赵承安心里不好受,李延泽的感触更深。

  身为一个国家的皇权阶层,他从小在金玉堆儿里长大,便是对于天下,对于百姓,对于这个国家有满腔的报复,一心的热血,可现实和他幻想的差距是那么庞大。

  真正面对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的无力。

  他贵为皇子,却为这个国家,为这些人,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他连急行军都需要别人照料。

  而其他人神色更是严肃。

  他们帮不了这些人,只能看着他们失望的离开,沿着这路,前往下一个城镇。

  而越是往郸城的方向前进,逃难的人越多,消息越见混乱。

  庆城失守!数万来不及逃出城的人,都被俘虏了,恐是凶多吉少。

  从庆城抛出的尸体,在庆城北山堆成了尸山,他们挖了万人坑。

  庆城已经成了异族的底盘,还有更多的异族军队在不断的涌向庆城。

  他们很快便会出兵郸城...

  无数前方混乱的信息一股脑的扑向了赵承安。

  赵承安逐条记在心底,心里更加惶惶不安,鞭子也越加抽的用力,只恨不得长了一双翅膀,飞回那个地方去。

  因为庆城失守的消息,一行人更知事态紧急,谁都没有休息的心思了。只将马鞭震的飞响,提着一口气星夜兼程,一路赶往郸城。

  这一段路,走的又快又急,又是艰难,又是哀默。

  队伍的战马这一路跑死了几十匹,这一次再没有之前好好埋葬的待遇,赵承安利落的将短刀送进那努力了很多次,再也爬不起来,眼中透着水润奄奄一息的战马。

  眼眶不可抑制的泛红,赵承安一刀送进了他的脖子里,眼看着它很小声很小声的哀鸣一下,在他怀里闭上了双眼。

  赵承安感觉到马眼中的水珠落在手上,烫的人心底酸胀胀的,又疼又堵。

  可是,他没有时间难受,也没有时间哭一场,他放下马匹,抬手撸了把脸,目光猩红,声音嘶哑,“留两个人就地掩埋!其他人继续上路!”

  赵承安说完,翻身上了另一匹马,便是他座下的这一匹,如今也是累的脱形,瘦的皮包骨一般,再不见原先神骏的模样。

  就这样,一日半的路程,生生的赶到了一日,一行百人,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郸城。

  “开门!”赵承安坐在马上,朝着被马蹄声惊醒,从城墙壁边的张望口向外看的城门兵。

  “你们是什么人?!已经过了宵禁,任何人不得入城!”门内的城兵看着外面黑夜中也闪着银光的马队,心底战战,唯恐是前来攻城的异族人。

  “吾乃大禹卫北边军,程平遥将军坐下,征东支援军先头队伍百夫长赵承安!”赵承安勒着马,看着城墙上幽幽点点的火光,“烦请开门,有要事求见府首!”

  “卫北军?”门内传来高高的喊声。

  赵承安一点头,朝身后的张扬挥了挥手,对方下马,小跑着进入城门的范围内,将手中卫北军的腰牌拿在手里给对方看。

  门里静默了一瞬,然后很快便有小小噪杂的人声。

  “请稍等!”里面的人喊了一句。

  “劳烦。”

  明白危急时刻的防备,赵承安也没急,虽然他心里其实很急,却还是耐着性子等待着。

  果然,不过一刻钟,门内响起了更大的嘈杂声。

  “卫北军?百夫长赵承安?”里面一个粗狂的声音大声问道。

  “是!”

  “你们多少人。”

  “共先行队伍一百一十二人。”赵承安答道。打马前行了几步,将身后的队伍,完全暴露在城门上的人眼前。

  “开城门。”

  里面的声音高高扬了一声。

  沉重的城门,吱吱呀呀的从里面被打开了不多大的缝隙。

  “请进——”

  只供一人一马出入的门缝内黑洞洞的,传来男人的声音。

  “百长!”张扬骑在马上,看赵承安先行,便上前准备替他先进去。

  赵承安摆了摆手,一马当先面无惧色的夹马前行,然后一人一马,踏进了黑洞洞的幽口。

  门洞内静静站立了很多人,刀枪弓戟,寒光闪闪的对着赵承安。

  赵承安面不改色,就那样在他们防备的目光中,继续驾马前行,那些人也没有妄动,只是威慑。

  一排马队,尽然有序的从门洞鱼贯而出。

  除了门洞后,视线乍然亮了起来。

  城门前架着篝火,密密麻麻站了不少人。

  赵承安打眼看了一瞬,从马上下来,拱了拱手,“程平遥麾下百夫长赵承安,见过府首,和两位城总兵!”

  人群中为首的三人正是一身官府的郸城府首和一身戎装带着马刀的两位城总兵。

  “各位辛苦,谢谢你们不惧千险,前来助守郸城。”府首激动的道,“里面请,诸位先行修整,咱们内室详谈。”

  赵承安也没拒绝,他身后的队伍,兵困马乏,确实需要修整,即便他心中焦急着前方的战况的准确消息。

  因着前方庆城失守,城首这几天日日不得安眠,郸城百姓更是人心惶惶,便是有从庆城退来的两万城兵,也还是让人心中暗暗打鼓。

  为了第一时间知晓战情,陈府首这几日都宿在离城门附近紧急征用的一条小街,连带着两位总兵和副手俱都住在这里,这会儿带他们去的,便是这里。

  “不知程将军派了多少援兵。”安排了属下去用饭修整,赵承安跟着府首进了大厅,甫一进入大厅,陈府首便焦急的询问。

  面上带着一丝忐忑和焦灼,目光定定的望向赵承安,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7万。”赵承安也没有打弯子绕圈保留,“我们是先路斥候,前方一路到此,这边的消息已经派人快马传回了后方部队。”

  “没有意外,很快援军便会全力向此进发。”

  眼见着陈府首并两位总兵听了他的话都松了口气,目露狂喜!

  “天降神兵,天降神兵啊!”陈府首闻言激动的握拳砸在手心,在厅堂里连连走了几步,“我郸城守城有望啊!”

  赵承安心中嘘了口气。

  “不只是卫北军,西南支援军也在朝这里来,应该马上就会到了。”赵承安想到身后比卫北军还要快行一步的西南军,补充道。

  “可是尹连城尹将军的西南军?”一位总兵失声问道。

  “正是!”赵承安点点头,眼看着他们脸上的苦色少了一些,便也不再踌躇,径直问道,“现在庆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

  三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赵承安的话,互相看了一眼,眼露犹豫。

  赵承安面色微沉,“可是有什么问题?”

  “赵百长一路赶来,甚是辛苦,不如先行休息一番……”陈府首委婉道。

  赵承安凤目微眯,话已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区区一个百长,他们一个高居一城之守,两个掌一城府兵,如今已是礼遇,哪还可能将如此军机要务说与他知。

  想是如此想,换个时候赵承安或许会一笑置之,可此时此刻,他心中油生一股郁气。

  赵承安一时没有说话,陈府首皱了皱眉,似乎对于他的不知事心下不满,脸上热络的神色都浅了不少。

  厅堂里的气氛一时凝住了。

  就在赵承安张嘴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有嘈杂慌乱的脚步声传来。

  几人同时回望,陈府首脸上的神色更是直接拉了下来,他们正在议事!

  “何人在此大声喧哗!”

  回答他的是外面更近的脚步声。

  “七皇子到——”

  ※※※※※※※※※※※※※※※※※※※※

  啊啊啊,我期待已久的紧张的剧情终于要来了,啊啊啊啊。

  我最近真是勤奋的好孩子呢!

  快夸我。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子言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言言、哎哟我的娘喂、晨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浅浅的心 12瓶;kkkkkkk 10瓶;晨熙 6瓶;沉 4瓶;STARRY 3瓶;歌仙兼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